【奥运】校园体育英国学生的生活方式

英国人对奥运会似乎并没有过分地热衷,但是他们却非常欣赏体育本身的魅力,而这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习惯。记者利用奥运会的尾声阶段,走进拉夫堡大学,走进伊顿公学,在这些学校中,体育不是单独存在的一门课程,但体育运动却是学生最喜欢参加的,也是学生所追求的生活方式。

拉夫堡大学被称为是英国体育的“后花园”,拉夫堡是安静与悠闲的,这座英国小镇位于英格兰中部的莱斯特郡,常住人口不足7万。对于声名显赫的拉夫堡大学来说,体育就是它“最鲜明的基因”。

现任伦敦奥组会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多年前正是从这里毕业,据说伦敦奥运会之后,他将成为拉夫堡大学的校长。还有橄榄球名将伍德沃德,长跑名将拉德克里夫等等,他们都是从拉夫堡大学走出来的超级体育明星。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英国代表团的313名运动员中有55人来自这所大学。

走在拉夫堡大学的校园内,一座座体育设施连接成片,从常规的足球场、网球场和篮球场,到新鲜的橄榄球场、曲棍球场和板球场,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就可以看到无数设施完备的体育场馆。一位为记者指路的学生笑着说:“拉夫堡大学的体育设施比教学楼还多,所以,从小我就向往这里。”当然,据记者了解到,拉夫堡大学的体育场馆显然并不仅仅是以数量取胜,高科技的训练手段和完善的医疗保障团队,也成为了这所学校多年来能不断涌现体育人才的关键。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科技感极强的田径综合训练馆。此时,英国田径队正在伦敦参加奥运会比赛,训练馆内冷冷清清,但里面各种训练设施齐备,塑胶跑道的两旁摆满了运动员恢复用的按摩床。

本届伦敦奥运会,英国代表团中有71名选手在拉夫堡大学念书,或者从这里毕业,或者一直在这里训练,其中包括14名游泳运动员,25名田径运动员,以及足球、篮球、排球、体操、曲棍球和手球等各个项目的选手。目前,拉夫堡大学有50个体育项目的俱乐部,4500多名会员,其中拉夫堡大学的曲棍球俱乐部里,就有多位成员是英国队选手。

从伦敦市中心乘车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美丽静谧如仙境般的伊顿多尼河畔,本届伦敦奥运会的赛艇比赛就在这里举行。而令人惊叹的是,这个世界一流的水上运动场地,竟然属于一所私立高中——伊顿公学。一名志愿者对记者介绍说,“赛艇比赛是英国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这里本来就是伊顿公学的赛艇训练湖。”

作为全球最知名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曾经培养出20位英国首相和无数社会精英。在这所五年制的学校中,体育运动是学生最喜欢参加的。在伊顿公学,体育是一种生活方式。学校设有足球、橄榄球、田径、曲棍球、板球、野地游戏等8门必修体育课,以及27门选修体育课,每周体育课时达23小时。

在伊顿,一位名叫汤顿斯的英国本地学生告诉记者,在这里生活好像每天都在竞赛,“我们的各种比赛活动都以宿舍为单位,我们首先是为自己而赛,其次是为宿舍这个小集体而赛,然后便是为伊顿而赛。当然,如果我们其中谁有这样的运气,那就可以去参加奥运会。”

伊顿招收的都是13岁至18岁的男生,这个年龄段正是学生身心成长发育最关键的时期。伊顿重视体育活动,不仅仅是为了增强学生的体魄,更要塑造学生的人格。在游戏般的体育运动里,学生们学会了拼搏与竞争,有了强烈的规则意识,同学之间学会互相尊重、团结、合作,而这些都是他们未来走入社会后,成就事业、实现幸福生活所必要的品格。

与英国的其他很多学校一样,伊顿的学校体育社团活动相当兴盛,令学生们着迷。“伊顿每天下午都有体育社团活动,学生下午基本上没有课,都是参加各种体育运动。大部分英国中学的日程都是这样,不管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汤顿斯就是一个不错的橄榄球手。

有“公学”之名的伊顿公学实际上是一所私立中学,这所世界闻名的贵族学校毫无任何娇贵之气,严格的校规和对学生独立自强品质的培养,是这所中学的立校之本。“体育就是教育的手段”,在伊顿,这不是一句口号,也不仅是一种理念,而是几百年来传承不息的动人实践。

通过拉夫堡大学和伊顿公学的采访,记者了解了,英国竞技体育从校园体育中受益良多,但其实,校园体育的本质并非纯粹为了竞技体育。萨塞克斯大学健身主管维森在采访中就曾说过,在英国没有统一安排的体育课,想参加什么运动就去相应的体育社团,当然需要办一张卡,“我们学校体育馆有三个用途,一是学生健身,二是为儿童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提供活动场地,三是进行各种公益活动。”在维森看来,“统一安排体育课”的效果未必能让学生的身体素质得到有效提高,因为,“没有乐趣的锻炼是不可取的”。

在伦敦奥运会场馆服务的志愿者李宁静,是在5年前在国内读完初中后随家人来到英国的,在这里念完语言和中学课程后进入大学。在英国读书,让这个中国小姑娘最深有体会的就是体育文化与中国的大有不同,这让她在短时间内甚至很难适应。“通常上私立中学的学生都希望考一所好大学,学校在体育运动方面对学生的要求甚至要超过那些公立学校。而我们国内的中学,每周最多只有两个小时的体育课吧,而且越是学习好的学生越不太爱上体育课。”

而在英国的大学中,李宁静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校园体育文化,“整个学校每周三下午都不安排课程,专门留出来给各个体育社团活动。通常体育社团每周组织三次训练,周三下午这次训练的规模是最大的。经过半年的适应之后,我才逐渐习惯了这里的学生下课以后打招呼时都是问去参加什么运动,但还是有大部分中国留学生对体育社团活动都不是很积极,参加辩论社团和文学社团的人会多一些。英国人从小学到大学似乎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大多时间都在进行体育运动,而且特别注重肌肉的训练。足球是他们最热衷的项目,各种级别的比赛从不间断。”

在伦敦采访奥运会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在英国,校园体育设施推崇“共享”。在牛津也好,更不用说作为奥运会比赛场地之一的伊顿公学了,学校的很多体育设施都是对民众开放的。居住在牛津,很多居民都会在空闲时间,全家老小在牛津大学的某个草坪上玩飞盘。

即便是像UCL大学这样一所位处寸土寸金的伦敦市中心,甚至连一个稍具规模的操场也没有的大学。绝大多数体育社团都是组织去郊区进行训练的,学校里只有健身房,办卡的线英镑,很便宜。学校也没有很多体育老师,都是高年级的学长组织社团带大家一起玩。市里是没有地方的,大家都是去郊区或者约好的俱乐部训练,最常见的就是大家都骑自行车去约好的训练场,只有足球队可能会租个大巴去训练和比赛。即便没有操场,学校仍鼓励和支持学生参加各种体育锻炼,这是英国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的教育理念,在他们看来,只有爱参加体育运动的人才会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