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汤尤杯:冷门不意外 国羽需革新

2022年汤姆斯杯和尤伯杯世界羽毛球团体锦标赛(以下简称“汤尤杯”)5月15日在泰国曼谷落下帷幕,这可能是“汤尤杯”历史上最具话题性的一届赛事。韩国女队在尤伯杯半决赛、决赛上分别战胜上届亚军日本队和卫冕冠军中国队,时隔12年再次捧起尤伯杯。这已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冷门,汤姆斯杯的比赛结果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从未夺得过汤姆斯杯奖牌的印度队,连克马来西亚、丹麦两支强队,在决赛上更是3∶0横扫卫冕冠军印尼队。印度队首次夺得汤姆斯杯的奖牌,即是金牌。本届“汤尤杯”将竞技体育比赛结果的不可预知性,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无论是单双打实力均衡的韩国女队,还是已悄然形成集团优势的印度男队,又都证明了竞技体育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如果从冠军归属的悬念看,历史上,“汤尤杯”并不算是悬念特别突出的赛事。从1994年到2002年,印尼男队连续夺得5届汤姆斯杯冠军。2004年起,中国男队也将汤姆斯杯冠军保持了5届。在尤伯杯比赛上,中国女队更是创下过两次“五连冠”的纪录。不过,从近几届比赛看,无论是汤姆斯杯还是尤伯杯,都再也没有哪支队伍能够稳坐冠军宝座。2014年以来的5届汤姆斯杯,冠军分属5个不同国家(日本、丹麦、中国、印尼、印度),没有任何一支强队能够卫冕。2018年以来的3届尤伯杯(日本队、中国队、韩国队先后夺冠),情况同样如此。

其中,汤姆斯杯的竞争更加激烈,日本、丹麦、印度3队都是在2014年以来夺得各自历史上的第一座汤姆斯杯,相比之下,中国、印尼、马来西亚3支男子羽坛的传统强队想要捍卫自身地位的难度越来越大。而在尤伯杯上,以往由中国女队唱绝对主角,其他队伍零散地向中国女队发起冲击的形势,变成了中日韩三强争霸。

如果将世界羽坛的竞争格局从“汤尤杯”这样的团体赛扩大到所有赛事,竞争趋于激烈的态势更加明显,西班牙、印度、泰国、新加坡、中国台北等国家和地区的个别选手均有在部分单项上冲击世界冠军的实力。

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危地马拉选手科登闯入男单4强,也曾让媒体和球迷连呼意外,但回顾这几年的世界羽坛,几乎每一次大赛都伴随着黑马、冷门的诞生。当以林丹、李宗伟、陶菲克、盖德为代表的世界羽坛上一个天王时代的落幕,具备绝对称霸实力的“巨头”也在羽坛消失了。之前,无论是羽毛球的团体赛还是单项赛,能够走到最后的队伍、选手往往是媒体、球迷眼中的老面孔,但现在的比赛,总会出现一些让人陌生和意外的名字。

印度男队无疑是本次“汤尤杯”的最大黑马。小组赛阶段,印度队的表现还属“正常”,他们先后战胜德国队和加拿大队,2∶3负于中国台北队,以小组第二名的身份晋级淘汰赛。但印度队的奇迹之旅也从这个时候开始。两个3∶2分别战胜马来西亚和丹麦队之后,印度队闯入决赛。即便这个时候,当30岁的印度老将普拉诺表示“我们想要拿到冠军”时,很多人依然会认为这是一个笑话。在大多数人看来,面对卫冕冠军印尼队,印度队绝无再有战胜马来西亚和丹麦队的好运。

但事实却是,印度队不仅战胜了印尼队,而且还是以一种让卫冕冠军感到耻辱的方式获胜。印度队直落三盘,以3∶0战胜印尼队,甚至没有让对手拿到一分。

当印度队员在场地内兴奋地庆祝夺冠,可能很多中国球迷会猛然发现,这位印度队资深老将普拉诺,不就是10年前那位曾在印度公开赛上爆冷击败过陶菲克的小将吗?当年的普拉诺,攻击力强、打球很有自信,但技术不够细腻、失误多,被球迷称为“毛糙哥”。现在的普拉诺,攻击力和自信仍在,场上表现却更加沉稳,成为了印度队的中流砥柱之一。

如果不是这次印度队的夺冠,大概不会有人去关注印度男子羽毛球的实力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其实,从进入羽毛球男子单打世界排名前50的人数看,印度早已不逊于中国、印尼、马来西亚这几个男子羽毛球传统强国。根据最新一期的羽毛球选手世界排名表,印度共有7名男子单打选手进入前50位,人数超过了中国、印尼、马来西亚、日本、丹麦等强队,排名各队之首。虽然印度进入世界排名前10的羽毛球男单选手仅有1人,但是进入排名前50的人数世界第一,反映出印度男子羽毛球人才的厚度和近年来潜心培养人才的成果。

此次汤姆斯杯决赛上出任印度队第一单打,并击败印尼名将金廷的21岁小将拉克希亚·森,是深受印度著名女子羽毛球运动员内维尔、辛德胡影响的一代。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内维尔为印度摘得了羽毛球项目的首枚奥运奖牌,引发了印度全国的轰动,这让羽毛球在印度的曝光度有了极大提升。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辛德胡进一步将印度羽毛球的奥运最好成绩从铜牌提高到银牌。2019年羽毛球世锦赛,辛德胡成为印度羽毛球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正是在内维尔、辛德胡的影响下,印度出现了大批走上羽毛球道路的青少年,其中就包括拉克希亚·森。

名人效应之外,印度羽毛球近几年也在提升自身水平方面下足了功夫,如支持年轻一代选手参加国际训练营和国际比赛,聘请包括穆里奥、陈金和、林培雷等在内的名帅担任教练。参加此次汤姆斯杯的印度男队,男单教练是曾夺得过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双亚军的韩国教练柳镛成,男双的带队教练则是伦敦奥运会男双银牌得主、丹麦人鲍伊。

总体而言,印度队此次夺冠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马来西亚、丹麦、印尼这几支队伍都出现了一些问题,印度队员的临场表现更好、对关键分的把握能力更强等。但也应该看到,如果没有自身实力的提高做基础,印度队光凭运气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笑到最后。

印度队的10年发展,最大的成功就是人才培养。而中国队此次在尤伯杯、汤姆斯杯双线失利,成绩不甚理想,恰恰反映了人才培养的工作仍需加强。

在尤伯杯决赛上,奥运冠军、中国第一女单陈雨菲与韩国选手安洗莹马拉松式地争夺令人印象深刻。陈雨菲带伤参赛和坚持到最后,展现出她的顽强意志和坚定信念。球迷们在网上评论,“你永远可以相信陈雨菲”。因为经历过太多的大赛考验,陈雨菲才有了总是能拼到最后一刻的品质。相比之下,年轻队员王祉怡在决胜场次上负于世界排名比自己低很多的韩国选手申玉静,特别是最后一局崩盘式的表现,显示出了年轻队员还欠缺磨炼。

在汤姆斯杯比赛上,中国男队因为此次选派的队员总体较为年轻,大赛经验不足、临场表现缺乏灵活性等问题更加突出。

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张军在总结此次中国队的表现时说,“大家都知道,2019年以后,我们球队在2020年和2021年基本没出国参赛,只参加了东京奥运会以及去年年底的汤尤杯和苏迪曼杯。在林丹退役、谌龙老去的情况下,过去两年本应是我们年轻队员去历练的时间,但这两年他们没有得到历练,跟高水平选手的对抗也寥寥无几。”

张军表示,当今世界羽坛群雄并起,而国羽年轻队员成长不尽如人意。“疫情影响只是一方面,我觉得主要还是我们自身的问题,接下来还需要下功夫提高体能和技战术。”

此次“汤尤杯”开启了世界羽坛一个全新的竞争格局,在中国羽毛球名将鲍春来看来,“老牌强队的优势依然在,新兴队伍有慢慢崛起之势,这就是竞技运动的魅力,也是这个时代的特点。”

鲍春来认为,“中国队虽然没有拿到汤尤杯,但不可否认依然是世界强队,不然就不会出那么多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但比赛中也确实遇到一些问题需要思考和解决。对于年轻运动员,我很能感受到他们的冲劲。他们不是不努力,只是有时候也必须要为年轻付出代价,这是刻骨铭心的痛,但痛能使人成长。”

中国队下一步该怎么走?张军认为,中国男队急需梳理思路,尽快寻找到恢复实力的办法。对于女队,他坦言在此前的欧洲赛事中,有队员感染新冠病毒,目前身体机能还存在一定问题。接下来,国羽将在境外参赛和回国转训之间认真研判。